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捏爆总经理的蛋蛋
捏爆总经理的蛋蛋

捏爆总经理的蛋蛋

程霞是一名刚从护士学校毕业的漂亮迷人的18岁小姑娘。
  她不想和其她姐妹们一样,进医院当护士。因为那伺候人的工作又脏又累。她要自己把握自己美好的未来。
  凭借自己的漂亮、聪明,霞很快应聘到本市的开发区,当上了总经理秘书。
  霞在庆幸自己比其它姐妹运气都好的同时,并不知道有一双贪婪的眼睛正盯着自己。其实,程霞之所以成功应聘总经理秘书,并不是自己表现有多出众,最根本的原因是40来岁的总经理看上了她的美貌。
  上班后,不怀好意的总经理处处关心体贴程霞。天真单纯的霞一开始还十分秘书感激他。可不该发生的事终于发生了。
  一个周末,员工都回家了。总经理忽然把程霞叫到他的办公室,并随手锁上门,把她带到里间屋去谈话。谈了一些无紧要的事之后,他突然向程霞表达了爱慕之情,一定要霞与他做一次爱,说是那样就是死了也心甘情愿了。
  霞听了非常生气,起身就走。没想到就在霞开门的时候,他猛扑上去,一把搂住了她的身体,同时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捂住了她的小嘴。还没等程霞反映过来,总经理一下子就把她抱起来,强行把她拖到沙发上。事发突然,霞当时就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心想:今天自己一定是彻底完蛋了。
  霞本是一个比较高傲、比较传统的女孩子,虽有众多优秀的男孩子追求,但她始终洁身自好,从来没让哪个男孩子碰过自己。没想到竟然要毁在这个「老男人」的手上(40岁的男人对一个18岁的女孩儿来讲已经是老男人了)。
  霞还没回过神来,那老男人就欺身而上将了她按倒在沙发上,强行把她摆弄成仰面朝天的姿势。霞娇小的身躯被紧紧地压在那宽大的沙发上,那流瀑般的披肩长发铺在了她的肩膀下面。总经理淫笑着就骑到了程霞纤柔的腰上。霞惊恐的望着身上的男人,男人也用火辣辣的目光饥渴的盯着她的胸脯,眼里面流露出难以压抑的极度兴奋。
  他端详了程霞一会儿后,两只大手迅速的伸到霞的脖颈处,捉住了她的衣领,一下子撕开了粉红色外套,接着又把整件撕开了的外衣从她的身子下拽了出来,丢在一旁。
  程霞可怜地尖叫一声,骂到:「流氓,放开我!」但她的叫骂是徒劳的。
  霞里面绿色的连衣裙是紧身束胸的,躺着的姿势让她原本丰满的胸部更加凸显。总经理贪恋地盯着霞那坚挺的胸部,费力的吞了一下口水,近乎惊叫的赞叹道:「果然是个小美人呀,我太喜欢你啦。今晚我们一起做神仙吧!」
  「啊,不要!」
  「不要,求求你!不要啊!」 他的两只大手粗暴扯下她的乳罩,蛮横的褪下她的小内裤,就这样,程霞一丝不挂地展现在这个陌生男人面前。此时,不断的挣扎已让她筋疲力竭了,眼睁睁的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那个臭男人把自己脱的光溜溜的,男人身上散发出的浓浓的雄性气息以及汗臭味扑面而来,程霞觉得一阵恶心。
  想到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就这样不明不白的交给一个比自己年龄大一倍还多的令人讨厌的臭男人,程霞不禁失声哭了:「求求你,不要,不要啊!」总经理淫笑着:「别哭啊,小宝贝。不要什么?不要我的东西吗?马上就让你尝尝做一个真正女人的滋味啊!」总经理骑在程霞腰部的屁股渐渐向下移动,
  滑过了她的大腿,最后重重的坐在了她的膝关节上面,这样程霞的双腿便老老实实的了,而她的全身就都给他们制住了,程霞只能含泪咬住自己的嘴唇。
  「嘿嘿,小美女的毛不是很多呀。」总经理无耻地说。
  此时,程霞早已羞愧得无地自容,脑子里已经几乎一片空白。她已经不再反抗,静静地躺在沙发里,就象死了一样。
  总经理见程霞半天没有反映,也就放松了警惕。他松开了抓住程霞手臂的一双大手,飞快解开自己的腰带,腿下西裤还有内裤,把成熟男人的下体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少女面前。
  总经理挺着他的大阴茎,嘿嘿地淫笑着,扑向程霞。
  就在老男人裸体扑过来的时候,他那两个沉甸甸的轮廓分明的睾丸激发了霞的灵感。她忽然记起了在学校时看过的一场电影,好像叫《鹰爪王》,说的是一个坏蛋武功很高、刀枪不入,万般无奈之下是被正义的一方从后面掏裆捏碎睾丸制服的。就是这一点点记忆救了她。
  就在老男人扑过来的一霎那,霞顾不得羞耻,右手一把握住了他的两个睾丸。
  他的睾丸很大、很饱满,霞的一只小手都不能完全握住。慌乱中程霞用力一挤,没想到睾丸很光滑,霞又没有把他睾丸上边掐住,一挤之下,其中一只睾丸一下子就滚跑了。程霞心里一慌,无论如何这只睾丸再也不能让它跑掉了。她右手使劲握住睾丸上方,让睾丸完整地暴露出来死死地掐紧,腾出左手捏住这一个睾丸。
  霞原以为电影有些夸张,以为男人的睾丸是不会轻易捏碎的,所以用足了全身的力气猛捏。没想到只一下,就听到「噗」的一声,接着是总经理的惨叫声,然后他就倒地不动了。霞丝毫不敢大意,怕他伪装,右手抓着他的阴囊不放,用左手去寻找另外那个跑掉的睾丸,却怎么也找不到。原来那个睾丸跑到了上边,紧紧的贴着肚子藏着。
  程霞用左手把它抠出来,握住睾丸猛拽了几下,然后紧紧地把睾丸挤在虎口的外边,腾出右手使劲捏了几下,右手毕竟力量大些,「啪」的一声,另一个睾丸好象也爆了。霞握着阴囊不松手,仔细再摸阴囊里边,那两个椭圆、光滑的睾丸不见了,虽然还没有捏成肉酱,但睾丸已经变成分散的几块肉了。
  程霞松了口气,这才顾上看他的反应:他闭着眼,脸色雪白、冒出虚汗、刚才还非常粗大的阴茎现在却又小又软龟缩在阴毛中,两条腿一抽一抽的,全身不停地颤抖。
  霞有些害怕,他会不会死呀?快跑。找到内裤,已经撕烂了,连衣裙也坏了。
  无奈,霞把内裤塞进包里,裸体围上裙子,用大头针简单别上,就匆匆打的逃跑了。
  这个周末,程霞好紧张,吃不好睡不安,害怕总经理真的死了,公安局会抓她。好在风平浪静。
  周一,程霞再也不敢去上班,打了个电话给一同被招进开发区的姐妹说是请假。那个姐妹却悄悄告诉她说总经理住院了。万幸,他还活着。程霞长长地出了口气。不过,开发区是不能待了,总经理出院后自己就没有活路了。程霞毅然决然地辞了职,离开了本市。
  那总经理虽然当时没死,可不到一年,程霞就听说他死了,是郁闷而死。可想而知,他一个堂堂的总经理,一个正值壮年的40岁的成熟男人,竟让一个没出道的小女生给捏爆了睾丸,从此后半生失去了做男人的尊严,他是何等羞恼!
  可这件事又不能张扬,又没办法对已经辞了职的程霞进行报复,他是何等地郁闷和无奈?他就在这无比的羞耻、愤恨、无奈、郁闷中死去。
  【全文完】